二百三十九. 倒叙的印度—烏代浦爾(三)

印度旅游

2009年10月16日 清晨  抵達烏代浦爾機場

在早上七八點鐘的時候,飛機抵達烏代浦爾(Udaipur)的機場。該機場距離烏代浦爾市區還有大約二十公里的距離,而且無直達的公交巴士。於是下飛機后,和兩個美國人攀談了一下,和這對情侶一起拼車去到市區。

P1030084[Art] Bite me

烏代浦爾所谓的市区,其实指的是人氣最旺的旅游区,在美麗的皮丘拉湖邊(Pichola Lake)。這次出行,是我在印度第一次沒有預定酒店,就直接上路的旅行,其實心裡還不是很有底。隨同兩個美國人一起停車,來到背包客聚居區Lal Ghat附近。美國人隨便找了一家旅店就入住了,我打探了一下他們的房間,問了問價格,大概知道了此地房價的基準線,然後就和他倆告別,背著包穿過小橋,去另一片區域,找自己的小旅店去了。

P1030082

10月北印的天氣已經沒有那麼酷熱了,陽光明媚,藍天白雲。我背著大背包,四處走著,卻一點也不急著找到下榻的地方,卻覺得在這美好的日頭下行走,是一件多麼暢快的事情。一路上遇到一個又一個精美的老宅。或白或黃的圍墻,一簇簇的三角梅,探出頭來,美極了。

最終,在深深的哈奴曼小巷(Hanuman Ghat)里,找到了一家有意思的小旅館——Island Tower Guest House,住進了一個小房間。這是我在印度住過的最便宜的幾晚,每晚不過RS 150元,合人民幣20多元,僅僅是我以前住店價格的十分之一。這是一家有故事,有風景的旅店,很高興,它是我印度游中第一間“Walk In”的店,給我一次全然不同以往的旅行體驗。

P1030641 Island Tower

Advertisements

二百三十八.  倒叙的印度—烏代浦爾(二)

India Travelogue印度旅游

2009年10月16日 清晨  德里國內機場

乌代浦尔是拉贾斯坦邦南部的一个小城,有着白色之城的美称。虽然在我看来,它在四色城中,属于颜色最不纯正的一个,并非整座城市都是雪白色。但它确实是一座相当浪漫的城市,值得一去。

由于计划旅游的时间不多,而且正好碰上印度的新年——排灯节,我已经无法在线订到从德里到乌代浦尔的火车票了。于是,只好选择印度当地的廉价航空Jet Airway,从德里直接飞到乌代浦尔,单程总价约为1900卢比,按当时的比价约为人民币250元。

Delhi Domestic Airport

Delhi Domestic Airport

航班的时间很奇异,清晨三点从德里启程。幸好我所居住的古尔冈到德里的两个机场都很近。半夜赶到德里的国内机场,第一次来到这里,到底是新修的机场,比老旧的德里国际机场的软硬件都先进了很多。更因为排灯节的原因,整个机场都装扮一新,一派节日的喜气洋洋。

Diwali at e Domestic Airport

Diwali at e Domestic Airport

乌代浦尔距离德里不过790公里,但这班飞机居然还要经停斋普尔。粉色之城斋普尔就在德里三百公里开外的地方,居然有人要坐飞机去,后来想想也有道理,这三百公里的路火车要3-4小时,而如果走“高速公路”,怎么也要开个四五小时,坐飞机也是有可能快过地面交通的。于是,我在半梦半醒间,到了斋普尔,机舱里,有人上下,一凡休整后,再次起飞。从德里飞出两小时后,方才到达乌代浦尔,起起落落,耳痛得都没有感觉了。这么早飞的好处是,在高空看了一回印度的日出,美哉。

所谓廉航,也真是物尽所用,乌代浦尔还不是它最后的终点,还有第三程,从乌代浦尔到孟买。

二百三十七. 倒叙的印度—烏代浦爾(一)

India Travelogue

2009年10月中旬,正值印度最大的節日——Diwali(光明節或者叫排燈節)假期。

於是,利用這段三天的假期,去到了拉賈斯坦邦的烏代浦爾城。

烏代浦爾是拉賈斯坦邦著名的四色之城中的白色之城,這真是一個如夢似幻的城市,精美如畫,堪比沙漠中的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在我去到克什米爾的斯利那加城之前,烏代浦爾絕對是我最為中意的印度小城。

在這裡的短短三日,我遇見了偉大的藝術,也碰到了人生的一場奇遇。著實是我為期一年印度之旅中的閃亮經歷。

二百三十六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七)- 終結篇

India Travelogue印度

二百三十六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七)

2009年11月22日

參觀完政府博物館區,在昌迪加爾的行程就基本結束了。

沒有直接返回酒店,而是去了17區(Sector 17)稍作停留,打發下從午間到去火車站的時間。

特意跑回Section17的老牌咖啡店The Indian Coffee House去吃了個午餐,感受下英屬印度保留下來的遺風。

India Coffee House是一家老牌的連鎖企業,始建於1936年,最初在孟買開業,50年代后由有印度共產黨背景的咖啡工人聯合會掌管,并在印度各地繼續擴張,時至今日在全印已有約400多家分店。

17區的這家India Coffee House相當有名氣,從1964年營業至今。1971年從22區搬遷至鬧市17區,是城中知識分子平時聚會的地方,深受當地記者,醫生,公務員,律師和高級官員的歡迎。

P1040709 Dosa

店內的服務生都是穿白色的傳統服飾,頭頂還戴一個白色的包頭。此地的裝修十分簡樸,一看就很有年代感,70氣息撲面而來。不合時宜地在北印度咖啡館里點了個南印度的Dosa,配上咖喱醬,就著咖啡喝,味道很不錯。孤獨的旅客,坐在熙攘的店裡,看服務生們忙進忙出,看當地的人們愉快得交談,也算是種經歷。回想我在印度的旅程,時時刻意得與人保持距離,用旁觀得態度去欣賞日常的生活,好,也不好。

路過廣場邊的電影院,又是十足的年代感,完全不同於Gurgaon和Delhi的那些現代化的星級小廳。昌迪加爾的老牌電影院,像極了80年代中國的大會堂式的電影院,空蕩而簡樸,有一種醫院的感覺。其時上映的是Saif Ali Khan和Kareena這對情侶檔的新片Kurbaan(Sacrificed),以印度電影一向的保守傳統來看,這部電影是太黃太暴力了。只是一直到我離開印度,都沒機會去看Saif Ali的這部片子。

kurbaan221009

最後一刻叫車奔至火車站,兩天的昌迪加爾之行終落幕。

這不是一座適合旅行的城市。後來我的台灣驢友也曾訪問過昌迪加爾,不甚喜歡這座乏味的城市。一座憑空設計出來的城市,總是不夠有人情味和意外感。彼時剛從英國殖民統治下獨立出來的年輕印度,是卯足了力氣,要用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造就一個現代化的樣板城。這種嘗試,回看過來,是不怎麼成功的。好在昌迪加爾已變成了柯布西耶的一座豐碑,類如高迪的巴塞羅那一般,做不了引人入勝的景觀,它還是一座靜靜得藝術品。

P1040719 Train Station

—————–補記—————————

昌迪加爾是乏味,以至於我從2011年12月開始寫這發生在2009年11月的兩天遊程,居然拖拖拉拉得寫到了2014年的10月,才終於完結。2013年12月的時候在科大讀書會的倡議下,曾做過一次關於印度的講座和分享會,從那時起我更發現了,分享才是促自己成長和沉澱的一個更好的方式。再次鞭策自己,一定要將印度生活的所想所見所聽所聞,一點點得記錄下來,哪怕要用見年的時間。這總算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二百三十五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六)

India Travelogue

二百三十五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六)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6

柯布西耶將他成熟的設計哲學應用到了設計昌迪加爾博物館的過程中。他認為博物館應是一個不斷成長和擴張的空間。1954年,柯布西耶在古吉拉特邦的首府艾哈迈达巴德設計建造了他在印度的第一座博物館(下圖)。1968年建造的昌迪加爾博物館,在設計風格上也和艾哈邁達巴德的博物館一脈相承。柯布西耶巧妙得利用建築結構和典雅的色彩,創造出一個富有流動感的內部環境,并賦予這座博物館一個且深且長的無間斷空間,堪稱是博物館設計中的一個獨特典範和建築豐碑。

Sanskar Kendra Museum

Sanskar Kendra Museum

這座博物館的設計簡潔明了,是一個長寬165英呎的正方型盒子,用橫樑和立柱勾勒成一個矩陣。自上而下,博物館分為三層。一樓是接待大廳,前廳,展品的儲存室,文物修復工作室,臨時展區和講演廳。最主要的展示區域在二樓。而三樓是管理人員辦公室,研究室和圖書館。值得一提的是特意設計的雨水收集系統,博物館屋頂上的管道收集雨水,并將水暗暗引入建築兩側的兩個水池中。這座1968年建造動工的博物館,還是體現了很強的環保節能理念。

昌迪加爾博物館的採光很有特色,充分利用了自然光源,既環保節能,又十分美觀。樓層側光,由東北和西南兩側引入室內,而為了避免陽光直射入展廳內,還設計了一扇扇巨大的百葉。這些上下貫通的百葉,矗立在窗邊,本身就像一件件裝置藝術,成為光影中的一部分,把功能和設計,融為了一體。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Louvered opening)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Louvered opening)

垂直方向的採光,同樣利用了北印度燦爛的陽光。各種角度的天窗,迂迴得將光線射入博物館內。垂直採光系統貫穿了整個博物館的長度,為展廳內的展品提供了富有想象力和恰到好處的展示光源。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Lighting in Chandigarh Museum

二百三十四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五)

India Travelogue

二百三十四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五)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5

孤独的椅子

在政府博物馆里看到了很多把这样的椅子,供前來參觀的遊客休息。
它們的造型簡潔大方,卻頗有些熟悉的感覺,越看越覺得親切。
后来去到建筑博物馆,方才找到答案,更意想不到得引出一位對昌迪加爾城貢獻卓著的人物。
这些椅子的设计者,正是柯布西耶的堂弟皮埃尔珍纳特(Pierre Jeanneret, 1896-1967)

皮埃尔经常被其堂兄的光芒所掩盖。然而他一直都是柯布西耶設計生涯中的重要合作夥伴。1926年兄弟二人聯合發表了建築史上著名的宣言——“新建築五點”,成為了現代建築理論中的標誌性事件。 1929年皮埃爾協同柯布西耶及女設計Charlotte Perriand,設計并展出了一系列新潮家具,包括著名的LC2沙發和B301/306躺椅,是為現代家具設計中里程碑式的作品。

Perrie's chair

Perrie’s chair in Chandigarh Museum 

皮埃爾和柯布西耶曾經公事過進20年,二戰時期一度中斷合作,戰後又重新奮戰,昌迪加爾之城是他們一同合作完成的最後一件偉大作品。皮埃爾著實為昌迪加尔之城的设计與成長傾注了無限的精力和熱情。他同英国夫妇Edwin Maxwell Fry 及Jane Beverly Drew一起组成的小团队,主要负责昌迪加尔民居和民用设施的设计和建造。而他本人设计和建造了昌迪加尔大学的大部分建筑物,而在柯布西耶中途離開昌迪加爾的建設項目后,皮埃爾成為了昌迪加爾的首席建築師和城市規劃設計師。1967年他逝世後,遵照其遺囑,後人把他的骨灰撒在了昌迪加尔城的湖泊中,他和他心爱的作品永遠地在一起了。

關乎他個人的資料並不多見,僅是寥寥幾句。很难找到他一个人的相片,下面这张是他和勒布西耶一起到昌迪加尔的照片,他是左边,矮个子的那个。但他的作品,被保留了下來,時至今日,仍在昌迪加爾的各個角落,為後人提供休憩和服務。作品,是人存世的佐證和延續,是靜默的力量,是逝者一生的註腳。

Pierre and Le Corbusier

Pierre and Le Corbusier

二百三十三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四)

印度旅游

二百三十三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四)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 4

昌迪加尔博物馆里也展出一些印度现代艺术作品.

朝圣者

P1040694 Modern Art

罗摩衍那,两大史诗果然给印度的艺术家取之不竭的创作灵感。

P1040695 Modern Art

建筑博物馆前的一件”艺术品”
当年在造昌迪加尔时的一件下水道井盖
上面是昌迪加尔城的蓝图

P1040704 Manhole cover with Chandigarh master design

政府博物馆的外墙一角

这样的构图用色,很有昌迪加尔的特色

P1040651 art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