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九. 倒叙的印度—烏代浦爾(三)

印度旅游

2009年10月16日 清晨  抵達烏代浦爾機場

在早上七八點鐘的時候,飛機抵達烏代浦爾(Udaipur)的機場。該機場距離烏代浦爾市區還有大約二十公里的距離,而且無直達的公交巴士。於是下飛機后,和兩個美國人攀談了一下,和這對情侶一起拼車去到市區。

P1030084[Art] Bite me

烏代浦爾所谓的市区,其实指的是人氣最旺的旅游区,在美麗的皮丘拉湖邊(Pichola Lake)。這次出行,是我在印度第一次沒有預定酒店,就直接上路的旅行,其實心裡還不是很有底。隨同兩個美國人一起停車,來到背包客聚居區Lal Ghat附近。美國人隨便找了一家旅店就入住了,我打探了一下他們的房間,問了問價格,大概知道了此地房價的基準線,然後就和他倆告別,背著包穿過小橋,去另一片區域,找自己的小旅店去了。

P1030082

10月北印的天氣已經沒有那麼酷熱了,陽光明媚,藍天白雲。我背著大背包,四處走著,卻一點也不急著找到下榻的地方,卻覺得在這美好的日頭下行走,是一件多麼暢快的事情。一路上遇到一個又一個精美的老宅。或白或黃的圍墻,一簇簇的三角梅,探出頭來,美極了。

最終,在深深的哈奴曼小巷(Hanuman Ghat)里,找到了一家有意思的小旅館——Island Tower Guest House,住進了一個小房間。這是我在印度住過的最便宜的幾晚,每晚不過RS 150元,合人民幣20多元,僅僅是我以前住店價格的十分之一。這是一家有故事,有風景的旅店,很高興,它是我印度游中第一間“Walk In”的店,給我一次全然不同以往的旅行體驗。

P1030641 Island Tower

二百三十八.  倒叙的印度—烏代浦爾(二)

India Travelogue印度旅游

2009年10月16日 清晨  德里國內機場

乌代浦尔是拉贾斯坦邦南部的一个小城,有着白色之城的美称。虽然在我看来,它在四色城中,属于颜色最不纯正的一个,并非整座城市都是雪白色。但它确实是一座相当浪漫的城市,值得一去。

由于计划旅游的时间不多,而且正好碰上印度的新年——排灯节,我已经无法在线订到从德里到乌代浦尔的火车票了。于是,只好选择印度当地的廉价航空Jet Airway,从德里直接飞到乌代浦尔,单程总价约为1900卢比,按当时的比价约为人民币250元。

Delhi Domestic Airport

Delhi Domestic Airport

航班的时间很奇异,清晨三点从德里启程。幸好我所居住的古尔冈到德里的两个机场都很近。半夜赶到德里的国内机场,第一次来到这里,到底是新修的机场,比老旧的德里国际机场的软硬件都先进了很多。更因为排灯节的原因,整个机场都装扮一新,一派节日的喜气洋洋。

Diwali at e Domestic Airport

Diwali at e Domestic Airport

乌代浦尔距离德里不过790公里,但这班飞机居然还要经停斋普尔。粉色之城斋普尔就在德里三百公里开外的地方,居然有人要坐飞机去,后来想想也有道理,这三百公里的路火车要3-4小时,而如果走“高速公路”,怎么也要开个四五小时,坐飞机也是有可能快过地面交通的。于是,我在半梦半醒间,到了斋普尔,机舱里,有人上下,一凡休整后,再次起飞。从德里飞出两小时后,方才到达乌代浦尔,起起落落,耳痛得都没有感觉了。这么早飞的好处是,在高空看了一回印度的日出,美哉。

所谓廉航,也真是物尽所用,乌代浦尔还不是它最后的终点,还有第三程,从乌代浦尔到孟买。

二百三十三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四)

印度旅游

二百三十三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四)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 4

昌迪加尔博物馆里也展出一些印度现代艺术作品.

朝圣者

P1040694 Modern Art

罗摩衍那,两大史诗果然给印度的艺术家取之不竭的创作灵感。

P1040695 Modern Art

建筑博物馆前的一件”艺术品”
当年在造昌迪加尔时的一件下水道井盖
上面是昌迪加尔城的蓝图

P1040704 Manhole cover with Chandigarh master design

政府博物馆的外墙一角

这样的构图用色,很有昌迪加尔的特色

P1040651 art work

二百三十二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三)

印度旅游

二百三十二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三)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 3

昌迪加爾博物館的主要寶藏都是犍陀罗风格的古代佛陀造像。而这部分珍贵的文物只有40%在印巴分治之后辗转来到了昌迪加尔,其余的都留在了巴基斯坦的历史名城Lahore. 在印度的时候念想了很久,要不要坐国际列车去拉合尔(毕竟拉合尔和印度的阿姆利泽靠得非常近),最终还是未能成行。倘若有一天,真要造访巴基斯坦,则拉合尔必是我行程中的重中之重。

印度在被英殖民前从来没有统一过,南北差距很大。相对于北印度,南印度的历史更是自成一体,犹如春秋战国一般分合迭代,令人眼花缭乱。 故而南印度的造像艺术也迥然不同于北印度。例如,北印佛像多是石胎凿制,而南印度的艺术成就则在其青铜造像。

下图的南印度青铜造像,给人乍一看的感觉,好似四川的三星堆人。不禁令人联想:难道当年外星人不止拜访了中国,顺便连印度也一起逛了??

P1040658 Aliens

除此以外,古代艺术展区还有印度中世纪时期的一些印度教艺术杰作。多以造型丰满装饰华丽的印度男女神造像著称。

P1040648 art work

主流的印度斯坦族人以外,南北印度河东北印度山区内,散落着无数的原住民部落,至今不少仍过着相当原始的传统生活。 游客也可以在昌迪加尔博物馆中欣赏到原住民的艺术作品。 他们是不少印度当代艺术家灵感的源头。

P1040681 Bizzare work(tribal)

二百三十一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二)

印度旅游

2009年11月22日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 ——犍陀罗艺术2

在犍陀罗風格時期下的佛像,大多参照希腊人的轮廓来來塑造.
五官都是高鼻深目,且头发卷曲繁密.
同希臘雕像一樣,這一時期的佛像造型非常强调人体的结构和比例.
虽然没有像希腊塑像一样全身赤裸,那麼強調人體的肌肉感,但是通常佛陀塑像的衣纹又密又薄,如行云流水,非常流畅,隱約表現出佛性下的人體美.

P1040669 Buddha with mastashe

佛祖涅磐后的300多年内是没有直接体现他形象的雕像的,蓋因原始佛教同早起的基督教一樣禁止偶像崇拜.
所以关于佛祖到底是光头,有没有小胡子,都是没有人知道的
于是,有些犍陀罗雕像的佛祖,就是有胡子的貴公子形象.

補充一點的是,彌勒佛是佛教中的未來佛,最初的造型並非是現在中國人所熟悉的“大肚彌勒”狀. 彌勒佛是释迦牟尼佛的继任者,将在未来娑婆世界降生成佛,成为娑婆世界的下一尊佛,好似基督教里的彌賽亞一般,被認為是未來的救世神.
印度的彌勒佛造型都是華麗的貴族公子形象. 在中國五代后梁时期,江浙开始出现以契此和尚为原型塑成的笑容可掬的大肚比丘。契此和尚圆寂前,曾留下偈颂:“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因此被认为是弥勒菩萨的化身,所以此后弥勒菩萨的塑像就经常被塑成和蔼慈祥、满面笑容、豁达大度、坦胸露腹的慈爱形像.

P1040666 Buddha with mastashe

二百三十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一)

印度旅游

二百三十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一)

 

政府博物馆及艺术画廊 ——犍陀罗艺术

 P1040667P1040670 Buddha head

政府博物馆的馆藏还是不错的(虽然还是印度的老毛病,陈列手段太落后),标示还是很清楚的
它的主要展品犍陀罗风格佛教造像,还是跟1947年印巴分治有关系

印巴分治后,历史名城拉合尔(Lahore)变成巴基斯坦的城市,原藏在拉合尔博物馆中的犍陀罗佛教造像,60%留在了巴基斯坦,另40%则分给了印度.这批艺术品先后被转送到Amritsar(阿姆利萨)和Shimla(西姆拉),最后才到达昌迪加尔.

又是大学里看的美术书介绍的艺术杰作,能亲眼见到,还是很愉悦阿.

犍陀罗艺术简介:
南亚次大陆西北地区(今巴基斯坦北部及阿富汗东北边境一带)的佛教艺术。形成于公元1世纪﹐5世纪后衰微。犍陀罗地区原为次大陆古代十六列国之一﹐孔雀王朝时传入佛教﹐1世纪时成为贵霜帝国中心地区﹐文化艺术很兴盛﹐犍陀罗艺术主要指贵霜时期的佛教艺术而言。因其地处於印度与中亚﹑西亚交通的枢纽﹐又受希腊﹑大夏等长期统治﹐希腊文化影响较大﹐它的佛教艺术兼有印度和希腊风格﹐故又有“希腊式佛教艺术”之称。犍陀罗艺术形成后﹐对次大陆本土及周边地区的佛教艺术发展均有重大影响。

二百十九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

印度旅游

二百十九 倒叙的印度—昌迪加尔(二十)

 

勒柯布西耶的城市规划和建筑艺术

Le Corbusier's Chandigarh's city plan

走进建筑博物馆里,占中心位置的就是一幅巨大的城市规划图.

 

1947年印巴分治的时候,原本印度东北面的旁遮普省(锡克教的大本营)被一分为二,原首都Lahore拉合尔被划给了巴基斯坦。原旁遮普的剩余部分成了如今印度的旁遮普邦,政府需要建一个新的首府,来治理旁遮普,同时安置从边境涌入的难民。这座新首府,就是平地而起的昌迪加尔了。不过有趣的是,现在的昌迪加尔既是旁遮普的首府也是西面哈里亚纳邦的首府,已成为印度的一个直辖市。

 

1950年,印度政府(尼赫鲁)首先邀请了美国建筑师阿尔伯特•梅耶担纲设计规划新城的工作,但当年8月31日,梅耶的主要副手马修•诺维斯基遇空难逝世,使梅耶自觉没有能力再继续工作而请辞。接手任务的,是著名的瑞士裔法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柯布西耶提出了“集生活、工作和健康”为一体的总体规划目标,并以“人体”为象征进行了城市布局结构的规划,昌迪加尔因此就象一个躺倒的巨人,“大脑”、“神经中枢”、“心脏”、“左手”、“右手”、“血管神经系统”、“骨架”等等一应俱全。全城按阿拉伯数字分区,所以现如今昌迪加尔的路很好认,只要记得你是哪个sector的就可以了。

 

看起来昌迪加尔的整体规划是按着柯布西耶原本的设想走的,没有太大的偏离。当然我个人并不赞同一个城市应该如此设计出来,这个设计出来的城市是伟大而充满理想主义的,但非有机生长的城市,一般显得较为萧条,且对“人”显得不那么亲切而友好。

 

无论如何,柯布西耶倾注心血的这座城市,本身是一场伟大而成功的实验。